<noscript id="crqox"><li id="crqox"></li></noscript><table id="crqox"><code id="crqox"><cite id="crqox"></cite></code></table>
<var id="crqox"><label id="crqox"><rt id="crqox"></rt></label></var>
<noscript id="crqox"></noscript>

    1. <output id="crqox"><strike id="crqox"></strike></output>

      <table id="crqox"><meter id="crqox"><menu id="crqox"></menu></meter></table>
      <table id="crqox"><code id="crqox"><cite id="crqox"></cite></code></table>
      <var id="crqox"></var>
      <code id="crqox"></code>
        <output id="crqox"></output>

        <input id="crqox"><acronym id="crqox"></acronym></input>
      1. <var id="crqox"><label id="crqox"></label></var><table id="crqox"></table>

        加入收藏 | 進入舊版
        國內國際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國內國際 > 內容
        習近平總書記關心考古的故事
        來源:新華網 作者:未知 時間:2023-08-01 瀏覽字號:[ ]

        7月26日下午,習近平總書記來到三星堆博物館新館,參觀“世紀逐夢”、“巍然王都”、“天地人神”等展陳,了解三星堆遺址發掘歷程和古蜀文明成果。

        習近平總書記代表黨中央,對三星堆博物館新館的落成使用表示熱烈祝賀,向廣大考古工作者表示衷心感謝和崇高敬意。

        7月26日在三星堆博物館新館拍攝的展品。新華社記者 王曦 攝

        “考古工作是展示和構建中華民族歷史、中華文明瑰寶的重要工作”,“認識中華文明的悠久歷史、感知中華文化的博大精深,離不開考古學”。習近平總書記多次對考古工作作出重要指示,以堅定的文化自覺和高度的文化自信,溯源歷史、尋脈中華,關心推動考古事業向前發展,為建設中華民族現代文明指引前進方向。

        “考古工作是一項重要文化事業,也是一項具有重大社會政治意義的工作”

        新石器時代“7000歲”的陶人面像、二里頭遺址綠松石龍形器、商代象牙杯、周代銅犧尊……

        2023年6月2日下午,習近平總書記來到中國歷史研究院內的中國考古博物館調研,仔細詢問最新考古發掘成果。

        隨后,一場聚焦“文化傳承發展”的座談會召開。習近平總書記以“連續性、創新性、統一性、包容性、和平性”凝練闡釋中華文明的突出特性,深刻闡明“兩個結合”的重大意義,發出了振奮人心的號召——

        “要堅定文化自信、擔當使命、奮發有為,共同努力創造屬于我們這個時代的新文化,建設中華民族現代文明。”

        文化傳承發展,同考古事業息息相關。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所長陳星燦,對三年前的一幕記憶猶新。

        2020年9月22日,習近平總書記主持召開教育文化衛生體育領域專家代表座談會,現場氣氛熱烈而活躍。

        陳星燦向總書記介紹我國考古事業發展情況。

        “我當年也是準備學考古的,后來沒有學成。”聽完陳星燦的介紹,總書記親切地說,“考古是花錢的行當,過去沒有錢,現在應該加大投入,把考古工作做好。研究中華文明的起源很重要,要繼續深入做下去。”

        6天之后,十九屆中央政治局以我國考古最新發現及其意義為題舉行第二十三次集體學習,作為講解人的陳星燦,又有機會現場聆聽總書記的深邃思考——

        “認識歷史離不開考古學。當今中國正經歷廣泛而深刻的社會變革,也正進行著堅持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偉大實踐創新。我們的實踐創新必須建立在歷史發展規律之上,必須行進在歷史正確方向之上。”

        在習近平總書記眼中,考古“是一項具有重大社會政治意義的工作”。

        在歷史文化名城福州,文物工作者們至今仍對“四個一”的故事津津樂道。

        1991年3月,時任福州市委書記習近平主持召開文物工作現場辦公會,確定為加強文物保護工作,當年福州市要辦好7件實事。由這7件實事衍生出“四個一”——一個局、一個隊、一顆印、一百萬元。

        在全國率先成立市級文物管理局,建立考古隊,要求城建項目立項需加蓋市文管會印章,決定市財政每年撥款一百萬元作為文物修繕經費并逐年增加,而當時福州全市經濟總量僅為百億元……

        “四個一”的效應惠澤長遠。1991年6月成立的福州市考古隊,30多年來在多個考古領域作出貢獻,特別是在水下考古領域。從西沙水下考古,到“南海一號”沉船遺址、平潭“碗礁一號”沉船遺址等水下考古調查發掘現場,都留下他們的身影。

        參觀者在上海臨港新城的中國航海博物館航海文物展上的“南海一號”出水的宋代金項飾展柜前駐足觀看(2020年12月28日攝)。新華社記者 方喆 攝

        百萬年的人類史、一萬年的文化史、5000多年的文明史……中華大地錦繡河山,滋養了世界上唯一綿延不斷并以國家形態發展至今的偉大文明。

        長期從事古遺傳學研究的“80后”女科學家付巧妹,難忘習近平總書記對自己的鼓勵與啟發。

        那是2020年9月11日,習近平總書記主持召開科學家座談會。付巧妹是發言者之一。

        “我的工作是圍繞人類古基因組學,從事演化遺傳的研究,也就是通過古DNA探究‘我們是誰,我們從哪里來’。”

        “從哪里來,你們搞明白了嗎?”習近平總書記問。

        付巧妹答道:“在努力搞明白!”

        考古看似冷門,其重要性卻不言而喻。在十九屆中央政治局集體學習中安排深化中華文明探源工程的題目,在仰韶文化發現和中國現代考古學誕生100周年之際致信祝賀,在地方考察時關切詢問考古工作進展……習近平總書記念茲在茲。

        河南安陽西北郊,洹河蜿蜒、穿城而過。90多年來,一代代考古工作者在這里探尋歷史,鉤深致遠,一鍬一鏟層層揭開殷墟的“真容”。

        2022年河南安陽市殷墟商王陵區第三地點發掘現場(資料照片)。新華社發

        2022年10月28日,習近平總書記來到安陽,考察他向往已久的殷墟遺址。

        觀摩青銅器、玉器、甲骨文等出土文物,在車馬坑展廳察看商代畜力車實物標本和道路遺跡……習近平總書記感慨地說:“我們的文化自信就是從真正能證明我們的久遠歷史中來,考古事業居功至偉。文物考古工作要重視、要加強。”

        游客在河南安陽殷墟宮殿宗廟遺址內的婦好墓參觀(2018年10月12日攝)。新華社記者 李安 攝

        “努力建設中國特色、中國風格、中國氣派的考古學”,這是習近平總書記對考古事業的期許,更是新時代考古工作者奮斗的方向——

        中華文明探源工程實證了中華5000多年文明史,提出判斷進入文明社會標志的“中國方案”;空間探測技術、碳十四測年、古DNA分析、同位素分析等技術應用更加廣泛;8000多項基本建設考古發掘項目搶救保護大批珍貴文物;水下考古揭開千米深藍之下古代沉船的神秘面紗……

        在習近平總書記親切關懷下,中國考古事業迎來“黃金時代”。

        “考古遺跡和歷史文物是歷史的見證,必須保護好、利用好”

        炎炎夏日,良渚古城遺址,潺潺流水、呦呦鹿鳴。

        這是在浙江省杭州市余杭區拍攝的良渚古城遺址公園(2022年7月6日攝,無人機照片)。新華社記者 黃宗治 攝

        新世紀之初,這里卻是另一番景象。

        彼時的良渚,遺址區分布著30余家石礦,噪音大、粉塵濃??脊艑W家痛心疾首地批評“炮聲隆隆如戰場”。

        2003年7月,時任浙江省委書記習近平來到良渚遺址調研。在良渚博物館的一個小會議室里,習近平看了良渚文化保護紀錄片,聽了情況匯報。

        “良渚遺址是實證中華五千年文明史的圣地,是不可多得的寶貴財富,我們必須把它保護好!”習近平的話斬釘截鐵。

        從此,青山還綠,遺址重生。

        2016年,四位考古學家致信習近平總書記,希望促成良渚遺址早日“申遺”??倳涀鞒鲋匾甘荆?ldquo;要加強古代遺址的有效保護,有重點地進行系統考古發掘,不斷加深對中華文明悠久歷史和寶貴價值的認識。”

        3年后,良渚古城遺址入選《世界遺產名錄》。

        陳星燦回憶說,在2020年9月22日召開的教育文化衛生體育領域專家代表座談會上,習近平總書記又提起那段往事:“對良渚的保護是舍了本的,在這個地方不能再搞建設了。”

        溯源歷史,才能更好開啟未來。

        習近平總書記指出:“考古遺跡和歷史文物是歷史的見證,必須保護好、利用好。”

        悠久的文明傳承,絕不僅僅是史書中泛黃的記憶。遍布華夏大地的一處處考古遺跡,蘊含溝通歷史與未來的密碼,也留下統籌經濟發展與文脈賡續的深刻啟迪。

        “要制定‘先考古、后出讓’的制度設計和配套政策,對可能存在歷史文化遺存的土地,在依法完成考古調查、勘探、發掘前不得使用。”習近平總書記的話語擲地有聲。

        福建三明,擁有“南方周口店”之稱的萬壽巖遺址,吸引著絡繹不絕的游客。

        游人在位于福建省三明市三元區巖前鎮的萬壽巖遺址船帆洞游覽(2020年4月9日攝)。新華社記者 姜克紅 攝

        這里記載了18.5萬年前古人類繁衍生息的悠悠歲月,更銘刻下時任福建省代省長習近平搶救遺址的感人故事。

        由于萬壽巖蘊藏豐富的石灰巖資源,當地一家鋼鐵廠從上世紀70年代就在山體上采礦。1999年12月底,福建省文化廳向省政府提交了“關于三明萬壽巖舊石器時代洞穴遺址保護有關情況的緊急匯報”。

        2000年1月1日,習近平同志迅速作出批示:三明市萬壽巖舊石器時代洞穴遺址是我省史前考古的首次重要發現,也是國內罕見的重要史前遺存,必須認真妥善地加以保護。

        批示強調,萬壽巖舊石器時代洞穴遺址作為不可再生的珍貴文物資源,不僅屬于我們,也屬于子孫后代,任何個人和單位都不能為了謀取眼前或局部利益而破壞全社會和后代的利益。

        在習近平同志關心下,鋼鐵廠立即停止了在萬壽巖的采礦爆破,福建省文化部門展開對遺址區域進一步的發掘、考證和保護工作。

        2019年,萬壽巖國家考古遺址公園正式開園。導覽手冊上的這段話,道明了遺址保護的初心:“恢復生態,保護文物,延續文脈……使碧水、青山、溶洞、森林、田園、古文化融會貫通”。

        對于考古遺址的保護,習近平總書記既有大處著眼的深謀遠慮,也有體察入微的悉心關懷。

        杭州城南的蕭山跨湖橋遺址博物館里,一條距今已有約8000年歷史的獨木舟靜靜“停泊”在遺址廳。2005年4月,時任浙江省委書記習近平來到這里調研。

        現場有攝影記者為了尋找最好的拍攝角度,跨進了遺址保護區。見此情景,習近平同志停下腳步,和善地請記者離開保護區,并提醒道:“拍照是小事,文物保護是大事,大家都出去吧。”

        在場的人們深受教育。一位記者說:“后來我每次到跨湖橋遺址博物館,都記得要放輕腳步。”

        腳步之“輕”,折射的是文物保護分量之“重”。

        2014年2月,習近平總書記來到首都博物館,參觀北京歷史文化展覽。他一邊認真觀看、聽取介紹,一邊同專家交流討論。

        在珍貴館藏文物展臺,習近平總書記提醒忙著拍攝的記者們“小心別碰到”。話語親切,飽含深意,讓大家為之感動。

        2021年,一篇題為《關于當前我國考古工作面臨的編制與從業人員嚴重不足的問題》的文章,引起了習近平總書記的注意。

        文章說:“在未來相當長的一段時間內,野外考古工作的工作量將成倍增加,對于田野一線的考古工作人員,必定將會有更大的需求。”

        看到文章后,習近平總書記迅速作出重要指示,推動解決相關問題。

        對于考古人才的培養,習近平總書記十分關心,指出“要積極培養壯大考古隊伍,讓更多年輕人熱愛、投身考古事業,讓考古事業后繼有人、人才輩出”。

        2012年6月,時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書記處書記、國家副主席的習近平到北京大學調研高校黨建工作時,特地看望了考古文博學院2009級學生,勉勵他們學好專業,為中華民族文化傳承和祖國建設多作貢獻。

        第二年的五四青年節前夕,考古文博學院2009級本科團支部全體同學給習近平總書記寫信,匯報了近一年來的學習、生活、思想情況等。

        習近平總書記在回信中深情地說:“得知你們近一年來不僅校園學習取得新的進步,而且在野外考古實習中很有收獲,甚為欣慰。”

        從文物考古學科專業和培養體系建設不斷加強,到考古學國家急需高層次人才培養專項實施,再到《考古探掘工國家職業技能標準》編制工作有序推進……在習近平總書記關心下,我國考古人才培養機制更加健全。越來越多的考古工作者忙碌在田野之間,在對古老文明上下求索中,探知中華文明的根脈。

        “讓收藏在博物館里的文物、陳列在廣闊大地上的遺產、書寫在古籍里的文字都活起來”

        2023年5月,習近平總書記在古都西安主持首屆中國-中亞峰會。贈送中亞國家元首的禮品中,有一件“何尊”。其銘文中“宅茲中國”,留下“中國”一詞的最早文字記錄。

        觀眾在北京中國國家博物館“宅茲中國——寶雞出土青銅器與金文精華”展上參觀西周早期禮器何尊(2020年8月14日攝)。新華社記者 金良快 攝

        文物會說話。透過“宅茲中國”,人們不斷理解“何以中國”。

        2018年全國兩會期間政協聯組會上,習近平總書記闡述了對文化自信的深邃思考:“我們現在是距離中華民族文化復興最近的一個時代。我們自信起來了。人們怎么想問題,都跟五千年文化積淀下來的基因血脈有關。自己的寶貝還得自己識寶,自己不要輕慢了。”

        浙江龍泉青瓷博物館,記述著習近平同志在浙江工作時的一段往事。

        一次,習近平同志到龍泉調研,當地匯報龍泉窯楓洞巖遺址考古發掘取得重大成果,但現有博物館無法容納出土文物。習近平同志當場表示,龍泉青瓷是民族文化的瑰寶,有必要建一個青瓷博物館。

        他還特別叮囑,新館不一定規模很大,但一定要有個性和特色。

        很快,省財政部門落實了補助資金,博物館建設項目隨之啟動。

        龍泉人說,在龍泉這樣一個當時的山區窮縣,如果沒有習近平同志的關心,絕不可能建成這座博物館。

        始終懷著這份深沉的歷史責任感,習近平總書記關心指引考古事業不斷煥發新的光彩。

        2017年4月19日,在廣西考察期間,習近平總書記來到北海市合浦縣漢代文化博物館。

        游人在廣西合浦縣漢代文化博物館內參觀(2019年5月24日攝)。新華社記者 魯鵬 攝

        細細察看合浦漢墓出土的我國古代青銅器、陶器和域外陶器、琥珀、琉璃,習近平總書記有感而發:“向海之路是一個國家發展的重要途徑,這里圍繞古代海上絲綢之路陳列的文物都是歷史、是文化。”

        “要讓文物說話,讓歷史說話,讓文化說話。”習近平總書記意味深長地說。

        在習近平總書記心中,考古還是推動國際人文合作的重要方式。

        “你從哪兒來?”

        “一定要把文物保護好。”

        2016年6月22日,烏茲別克斯坦塔什干。在繁忙的國事訪問行程中,習近平總書記專門抽出時間在下榻酒店會見了在烏開展文物保護和考古合作的中方文物考古工作者,親切詢問每個人的姓名和在烏開展項目的內容,讓大家激動不已、備感振奮。

        在秘魯國家考古人類學歷史博物館,指著秦朝兵馬俑自豪介紹:“這件文物來自中華文明的發源地,陜西。也是我的老家。”

        在法國巴黎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總部,以法門寺出土琉璃器為例,說明文明因交流而多彩,文明因互鑒而豐富。

        湖北省博物館工作人員對曾侯乙編鐘進行調試安裝(2021年10月15日攝)。新華社記者 肖藝九 攝

        在湖北省博物館,同外方領導人共同聆聽曾侯乙編鐘的悅耳之音。

        ……

        習近平總書記一次次親自擔任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傳播者,讓中華瑰寶名揚天下,用中國故事感動世界。

        如今,我國有32家機構赴外開展36項聯合考古項目,同40余家國外科研院所、博物館等建立了良好關系。聯合考古涵蓋了人類起源、世界古代文明、絲綢之路考古研究等前沿課題,同步推動人才培訓、文化交流取得顯著成果。

        “我們要加強考古工作和歷史研究,讓收藏在博物館里的文物、陳列在廣闊大地上的遺產、書寫在古籍里的文字都活起來,豐富全社會歷史文化滋養。”習近平總書記生動的話語為新時代考古事業發展指明了方向。

        行進在強國建設、民族復興新征程上,考古,這門觀往以知來的大學問,必將為推動文化繁榮、建設文化強國、建設中華民族現代文明貢獻不竭力量。

        777国产偷窥盗摄精品|狼友紧急通知www 欧美在线|AV一本久道久久综合久久|日韩欧美 中文写募第一页|亚洲另类在线一区swag